可曾想過,妳隨意一個念頭,都代表一個世界的可能性,不一定會在妳的世界發生,卻對應在另一個世界化為真實的存在。

看遍科幻小說或電影的妳或許立刻就能清楚我在說什麼,沒錯,就是「平行宇宙」的想法;這想法源自科學的數學模式中超過常人所能理解的複雜理論,但利用在好萊塢就代表上億美元的票房,反正明天也沒有人可以向全世界實證平行宇宙的存在,於是任何不切實際的的幻想都比平行宇宙更早進入我們的生活意識中。



這是我過去一廂情願的說法,直到我參與了接下來將述說的故事之後。



開始調查那個化名為「領」的組織近一年的時間,除了大概清楚這組織以一男三女為主要活動成員之外毫無進展,這感覺想是在追蹤鬼魅般飄渺,從一開始認為這組織是藉著某種幻術或其它如魔術的手法犯案,每每出現被害者(雖然他們幾乎都是自殺或是意外死亡),拜現代科技普及化所賜,全台北市滿街的監視系統,總能發現「領」以二人一組的方式出現在案發地點附近,漸漸了解,再強的幻術或魔術也無法在任何角度騙過每一台攝影機,但也殘酷的顯露一個事實,「領」絕不是街頭魔術藝人團體,而是以非正常人可輕易辦到的隱密、高速、跳躍等動作,如增加特效般在我所蒐集的每個監視影帶理,然後跟每一個生命終結的原因有密切關係。

以上,我敘述的有一點雜亂無章,但實際情況真的沒比較好,除了我所看到的、猜測的、甚至感覺的無不雜亂,再一次抱歉,故事還沒開始,只是在說故事之前發洩一年來的煩悶,雖然他們跟故事還是有關係,但也是故事結尾的內容了。

一開頭寫得很科幻,哈!但這卻應該是篇愛情故事吧。

主人翁,也可稱之為死者,但是我執意認定為被害人,在信義區某間出租公寓裡,被屋主發現後報警處理,信義分局柯春江分局長非常警覺性的跟我通了電話,告知這案件可能是「我」所管轄的「U.P.」(unproved pathic)事件,在我剛煎壞最後一顆蛋,並用白吐司胡亂夾了吞到肚子,便上網將分局長的影片檔案全部下載到電腦裡。

「我」的辦公室在北投山區某軍營旁,但是理論上除了裡頭老士官可能見過「我」,其它人通常不會注意到「我」或是這三層樓辦公室,而且「我」有自己的出入通道,並非要故意搞神秘,畢竟「我」這個部門,為的就是將政府不能對被害家屬和輿論交代的複雜問題轉到這裡進行「真相調查」,待真相得以釐清再視情況轉由正式的法律程序,進行再偵查的樣版戲,最後在毫無痕跡之下,將被害者的公道還給被害者和其親屬。

什麼?問我這個部門的名稱?我說啦,就是「我」啊!別訝異,「我」這個名字取來就是為了掩人耳目,說過了,這是個不被官方承認的秘密部門,連部門名稱也不可太聲張。

回到故事,當我利用「小明」特別為比對「領」在監視影帶中所寫的程式,在電腦畫面逐一比對、排除,最後證實的確可以找到疑似「領」的活動,而信義區的U.P.事件,我將其歸檔獨立分類在「L」的資料夾中,取名為「L054」,這不代表案件的數量,純粹只是隨機選擇一組三位數字加以編號,而關於「領」的U.P.到目前為止,也不過發現五起具高度關聯性的事件,但就如同前面所陳述,「領」的U.P.是「我」處理的多數案件中,最為棘手難辦的。

一整夜不斷的重覆著出現「領」的影片,很遺憾的還是無法得到「領」對死者的加害證據,因為這次只有在大樓屋頂的畫面才有出現「領」成員的蹤跡,而他們的涉案也一直處於關係人的階段,毋論犯案動機,連被害者彼此之間的關連性也沒有,因此也無從鎖定範圍調查。

故事前的交代,大概就先到此結束,妳可能也看得昏頭轉向,但是不要急,妳也知道很多人寫故事的習慣,總是喜歡將起頭詳實陳述一遍,慢慢看下去,妳一定會跟我當初一樣覺得不可思議的。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