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沉的上午,悶得發慌,於是獨自一人跑到七星山上練練功,沒跟組員們一起在辦公室研究案情,這並非一時興起,而是我十多年來慣有的作息。

從登山步道一路往上,林子裡的台灣藍鵲不停的發出「鏘、鏘..」的叫聲,乍聽之下像是破爛貨車疾速轉彎造成的金屬撞擊,但聽久了,還是會愛上這自然的吶喊。

信義區的U.P.確定已被山下警方列為自殺案件,證據都清楚寫在死者這幾個月的日記本裡,很明顯的是為情輕生,而死因是是服用大量安眠藥,導致藥物中毒,整整兩天沒人發現,最後當然無力回天,官方對外說法也很清楚的明瞭,憂鬱症又奪走了一個年輕生命,不過我還是認為太簡略了。

接近中午時間,陽光依然突破不了厚厚雲層的阻擋,山頂的風勢也不見趨緩,濃濃的水氣直撲鼻息,接下來恐怕是一場不小的雨、但看著台北盆地積累著幾層樓般的的髒空氣,十足需要一番清洗,心中頗為期待一場雨的到來。

就在心中有一份期待的同時,「普級美女」在身後悄悄接近。


「如果你以為這樣把我推下山,明天就可以放假,妳就推吧。」


「如果我可以把你推下山,幾年前我就放假了,還等今天?」


「普級美女」今天沒把長髮束起,恣意的任其憑風飛舞,但身上還是平時進行任務時所著深色緊身皮衣,窈窕曲線像連綿起伏的山勢,柔順卻堅毅。


「這本是你要的日記,分局長要求務必將其歸還,因為是很重要的證物..」

「普級美女」話沒說完,就看到我將日記隨性的拋向天空,強風瞬間拆解著膠定和縫線,一張張紙頁藉著風力自由自在,毫無拘束的飛離我們。


「你..」


「普級美女」將原本就不小的雙眼睜得如牛眼般大,接下來看到我從隨身背袋裡掏出一模一樣的日記本,也猜到又被我唬了,我對自己的的幻術給予十足自信的笑容。


「這是怎樣,大老遠叫我上山看你耍猴戲。」


「普級美女」口氣好不留情。


「真容易生氣,難怪『奧丁』說妳難追。」我當然不願低頭服輸。

「那是因為『奧丁』並非我喜歡的那一型..如果換成某個人,我沒那麼難追求的,好嗎?」


「誰呀?金城武喔,這麼挑。」


「普級美女」對我伸伸舌頭,像個孩子似的。

我坐在一旁的石塊上,「普級美女」彎著腰跟著看我手中的日記,長髮在重力與風力之間產生相互拉鋸的的擺動,搖晃著淡淡香氣。

日記封面是簡單的黑白圖案,和一排英文字句:


「Days are morning green」


我小心的翻開第一頁,日記主人節錄了一段名為「Randy Pausch」的話,內容已經用中文翻譯過:


「只靠多活個幾天是無法打敗死神的,擊敗死神的方法是活得更好,活得更有意義..重要的不是臨終時後悔的一切,而是我們毫不覺得後悔的一切,那些讓我尷尬的時刻,其實根本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當我回首人生時,『只要有機會可以做很酷的事情,我一定挺身爭取,這才是讓我心滿意足的人生..』-Randy Pausch」


很諷刺吧..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