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芙!!你先走!!外掛的保鏢太強了》

因為沒有可怕的5碼死亡距離,就算外掛保鏢大地行者幾乎貼著他的肚臍猛捅,銀月遊俠還是可以優雅的慢慢拉著弓,但是阿樺拼了命保護他的女友,卻得乖乖的像木樁一樣任匕首閃著耀眼的藍光,HP狂降ing..

《喔ㄒ^ㄒ..》

先知的裙子不知飛揚個什麼勁,蕾絲邊小褲褲都快被看光了,阿芙又唱了一次補血,轉身要跑,忽然尖叫一聲:

《阿樺,我引到無頭騎士了!》

《又引到骷髏了啦ㄒ^ㄒ》

《我..死了》

此時躺在不遠處的阿樺,滿滿的恨意不知如何發洩,看著外掛保鑣一路輕鬆自在料理著怪揚長而去,看著少掉的那一小段經驗值,看著自己身上穿回原來淡藍色布衣,而那件存了好久才買到的合身到不行+4青狼皮甲,難道是因為方才保鑣用匕首狂戳腰帶位置,才掉出去的嗎?

《阿芙,你有噴裝備嗎?我衣服沒了。》

《我看看...阿...怎麼辦...我的+7何門不見了》

阿樺立刻起身,到阿芙電腦旁看著裝備欄裡,除了夏隆盾,右手那把會長小妹給她的生日禮物已不見蹤影。

《快看看附近,希望剛剛那個保鑣不要發現它》阿樺存著希望說著同時,也發現那把劍就掉在一旁。

《我先復活,然後回來拿劍再復活你,你幫我顧著好了》阿芙表情既難過又很緊張。

此時忽然有一群人魚貫進入阿芙的銀幕畫面,前頭一個穿著全身盔甲雙手持武的聖殿騎士用極快的速度蹲下,地上那把微微發光的+7何門奎思之劍,從此消失在他們眼前。

《怎麼這樣..》阿芙眼框滿是眼淚打轉著,最後承受不住一個閉眼,淚水再也回不了眼框裡,奔流在阿芙嫩白的雙頰。

《被章魚撿走了..》阿樺無奈的說著,阿芙撇過頭不看電腦離開客廳往房間走去,面朝下的趴在棉被上,阿樺把兩隻角色開回奇岩城,換了角色改去奇岩城掛賣後走到房間跪在床上阿芙的旁邊,棉被上已經有明顯的淚漬。

《不要哭了,大不了不玩,現在外掛囂張成這樣,這遊戲不玩也罷,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美國遊戲在台灣好像已經快要收費了,我們去那邊玩玩看》

《不要..》阿芙轉過頭不理阿樺。

《好吧,你先睡,我先去7-11買個礦泉水。》阿樺起身離開房間,拿了鑰匙,房間傳來微弱的聲音。

《我要一包波卡》隔兩秒..

《還要77乳加》隔一秒..

《還要波蜜..》阿樺笑了一下,關起房門往樓下走去。

到了7-11,阿樺習慣性的到雜誌區看一下遊戲雜誌,立刻被一本精美的雜誌封面吸引住目光,一個目露凶光,綠皮膚,拳頭像碗公般大的獸人躍然紙上。

《魔獸世界?不是叫魔獸紀元嗎?》阿樺心中這麼想著,隨手拿了一本放到購物籃裡,結帳後又跟著一瓶水、阿芙交代的零食和一盒紅豆牛奶冰通通塞進環保購物袋中。

回到頂樓加蓋的租屋處,這是間一房一廳的公寓,雖然正值十一月,阿芙還是開著房間裡頭的冷氣,用電風扇將冷氣吸入因為中午日照而悶熱的客廳裡;坐在風吹得到的電腦前,阿樺將零食放在女友電腦桌上,最後拿出那本雜誌。

《阿芙,就是這個遊戲,妳看..》阿樺將書放在阿芙鍵盤位置旁邊。

《噁~好醜,拿走啦ˋˊ》阿芙連碰都不想碰的樣子。

《喔..》阿樺失望的將雜誌拿走,一個人獨自坐在角落的雙人沙發上,開了一支冰棒,拆開雜誌外膠套,一片DVD隨即掉了下來,是遊戲的安裝程式,阿樺將片子放在旁邊的沙發上,先打開雜誌看遊戲的介紹。

《阿芙,雜誌說這遊戲死掉不會掉啪,不會噴裝耶!》阿樺興奮的說。

《嗯..很好呀》阿芙口氣冷淡到可以媲美握壽司。

《遊戲有自己的地圖可以打怪,沒人會搶怪耶!》阿樺看遊戲內容眼睛閃耀著光芒。

《喔..不錯呀》阿芙開著分身小蘿莉收集者,正對著一隻像中了屍毒,全身泛藍的狼屍體施展回收技能,並撿起一顆研磨劑。

《遊戲分兩個陣營,彼此不能溝通,互相PK也不會變紅人,還會有榮譽耶!》阿樺的手伸向旁邊的那片DVD。

《你好吵喔,想玩就玩,我又沒阻止你,煩耶..》小蘿莉四處尋找還未被外掛鎖定到的怪物,狄恩城外滿山滿谷的矮子回收部隊,有一半以上像是桃樂絲的夥伴機器人,沒有心跳。

阿樺再也忍不住對新遊戲的好奇,走到自己的電腦前,將正在掛賣C晶的痴肥老矮人登出,開始安裝魔獸世界,首先就是震撼到不行的動畫,阿樺似乎感覺到,身體內的血液像是被加壓過,在全身竄流。

《終於更新完了,ㄒㄒ》將等待更新時申請的帳號密碼輸入遊戲後,進入遊戲角色選單,因為實在承受不了部落外觀的重口味,又不能接受那心目中帥氣夢幻的精靈,眼球被兩顆LED取代,更不能同意人類男性都是滿臉橫肉的老頭兒,於是在千挑萬選之下,阿樺選擇用人類女性職業戰士開始,至少她跟阿芙的先知有一點神似。

《要取什麼ID呢?》阿樺看一下對面的阿芙,她正傻傻的啣著77乳加,眼珠反射著遊戲裡的光線特效,完全沒有當初接觸到這款遊戲時的笑容。

《可愛阿呆..》ㄚ樺如福至心靈,腦中閃出這四個字,又想:《反正只是試玩,大不了刪掉重練,管他的..》

登入遊戲,聽完暴風城的介紹,來到一座教堂前,阿樺習慣性的先熟悉一下操作介面,因為有過數年的CS經驗,WSAD和空白鍵跳躍根本就難不倒他,然而困擾阿樺的卻是他始終無法讓可愛阿呆的正面永遠對著他,這讓他非常的氣憤,心想:《真是不夠貼心的設計》

就在阿樺正準備開始解他第一個魔獸任務時,阿芙大喊:《我被殺了啦><..》

《狄恩也有外掛保鏢?》阿樺放開手上的鍵盤滑鼠,在阿芙的背後看著螢幕。

螢幕裡殺了小蘿莉阿芙的人,ID是鮮紅的,注意一看竟然是之前認識的一個血盟盟主,名叫一亮一,阿樺都叫他亮兄。

《亮兄,我是阿樺,你殺到阿芙的矮收了,> < 》阿樺立刻表明身分..

《...》亮兄手上的+16小黑似乎不斷滲出血水。

《你是亮兄本人嗎?》阿樺感覺到不對勁,順口問了一下。

《阿樺,是我,亮..》亮將角色坐在矮收的屍體旁,他是一隻黑妖行者,所以坐姿如日本忍者。

《抱歉,我想在離開這裡之前,殺光所有的外掛,殺紅眼沒注意到阿芙這隻矮收》亮口氣充滿抱歉。

阿芙雖然生氣,但是知道是遊戲裡幫他們不少的好友的無心之過,也不再計較。

《離開?你不玩囉?你+16小黑不是上禮拜才衝到,不覺得可惜嗎?》阿樺關心的問到,他對+16小黑其實沒多大興趣,那畢竟太遙遠了。

《這把+16小黑,可以賣台幣上萬塊..》亮好似望著手上那把紅光閃耀的神兵。

《我們來看看神願不願意我留下來,好嗎?樺。》亮突然說出一句可怕的話。

《亮兄,不要啦,這麼刺激的事不要在我面前做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帶賽》阿樺緊張的想要阻止一件天大的決定。

阿芙似乎手心也冒出汗,在一旁對阿樺喊著:《快叫他住手啦!幾萬塊的裝備耶。》

忽然,阿樺和阿芙似乎感覺到那把一亮一手上的武器,比前幾秒更閃耀。

《+17了》亮淡淡的說..

《恭喜^^,好了,知道我沒賽得很嚴重,或許死人是不帶賽的吧^^》阿樺鬆了一口氣。

《老實說,我現在也在發抖..》亮的身旁,那些外掛矮收又在活動了。

《好了啦,你快下線,等一下我開阿樺上來陪你洗白》阿樺擔心一亮一還想繼續衝武器,可惜的是他猜中的。

《阿樺,阿芙,繼續陪我..》

《不要!!!!》阿樺跟阿芙幾乎同時叫了出來。

過了一秒,阿芙眼睛已經閉起來不敢看下去,阿樺全身緊繃不知如何是好,只見到一亮一手上的武器..

《+18了》阿樺和阿芙似乎可以聽到一亮一的聲音在顫抖。

《夠了,亮兄,不要再衝了,你是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嗎?》阿樺還是用趴在地上的蘿莉矮收說著。

《如果,死了還能像這樣跟朋友說話,不知道有多好》一亮一的語調,很可怕。

《阿樺,要好好對待阿芙喔^^》

《什麼?》阿樺此刻似乎嗅到了非常恐怖的訊息。

《繼續陪我吧^^》+18小黑也在螢幕前抖動,似乎在預言了自己的未來。

此時,阿樺看著一亮一手中的武器在手中消失,鬧劇結束,一亮一的黑妖臉上沒有一點情緒的變化。

《亮..》阿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再見,阿樺,再見,阿芙,這一年來能認識你們是我玩這遊戲最高興的一件事,也是我這一輩子最高興的一件事,我先走了,希望再另一個世界還能遇到你們,掰掰喔^^》

《亮,給我你的手機號碼,我要跟你談談..》阿樺還沒說完,一亮一已經消失在眼前,留下一個蘿莉的屍體,和狄恩城外沒有生命的一堆行屍走肉。

《好可怕喔》阿芙說著,臉上似乎夾雜著擔憂以及恐懼。

《不要想那麼多,可能只是不玩了吧》嘴巴是這麼說,但是阿樺心中總是有一個揮之不去的負面想法。

回到自己的電腦前,看到可愛阿呆已經跳回選擇角色的畫面,阿樺悻悻然說:

《什麼嘛,遊戲這麼不穩,才一下就跳出去了,看來這間遊戲公司還是沒進步多少》

阿樺離開魔獸,又把原先的老矮人開上來放在奇岩城教堂前廣場掛賣C晶,離開電腦桌,試著將剛剛的一切當作沒事發生,生活還是要過,論文還是要寫,當然遊戲一定還是要玩下去的。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