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樺的盟主小妹獲知他們在龍洞的遭遇後,心疼自己未來的嬌弱大嫂,晚上盟頻裡呼喊阿芙,一樣的瘋瘋癲癲。

《豬頭芙ˋˊ,妳把我給的生日禮物噴掉了,可惡的東西,這個給妳,不要再掉囉》

《^.^y》莎莎笑著裝可愛。

《+10何門!!》阿芙不敢點確定,抬頭看著阿樺。

《妹~幾千萬你哪來的,阿梵又去買幣了喔ˋˊ》阿樺知道,憑他們是不可能買到這樣的武器送人,阿梵是阿樺的妹夫。

《這次是我叫阿梵買的,不然沒武器阿芙怎麼跟我們出團,快拿去啦!》

《拿吧,阿芙,妹~明天回桃園再還你錢,妳買多少?》阿樺實在不願意卻也掉進這個無底洞。

《不用啦^^你們小心一點就是了》莎莎一個人揹著阿梵另外練給她的席琳黑妖在國立墓地練著功,而阿梵此時人在部隊留守,晚上應該不能回家了。

《妹~我們先下線了,明天一起去推王吧^^》阿樺和阿芙跟她的的盟主小妹說了再見就下線了,今天阿芙不想讓阿樺開著電腦整夜掛賣,因為甜蜜的夜晚不許任何事物打擾,今天是牽手兩週年紀念^^也是接吻兩週年紀念,其他的礙於分級制度,自己去想像囉。

凌晨兩點,忽然阿樺手機聲響,這讓阿華非常的不高興,因為是家裡打來的,而且半夜打電話一定有什麼事,阿樺還是轉身拿起手機接聽。

《哥,你現在在線上嗎?》電話那頭是莎莎著急的聲音。

《沒呀..不會吧?》阿樺用肩膀和左臉夾著手機,右手拿起一旁的襯衫披在身上,迅速來到電腦旁,此時的電腦也像是剛睡醒,一切動作都慢吞吞的,電話那頭莎莎又說:

《下線了..你快開電腦..》

《沒了,我僅有的八百萬..武器,還有半套青狼皮甲都沒了》阿樺知道,他被盜帳號了。

《哇~怎麼辦..》莎莎難過的說

《我開阿芙的看看,我怕我們電腦中木馬了》阿樺跳出視窗準備雙開帳號

《嗯,記得換密碼喔。》

《不需要了,阿芙裝備也被清空了..》阿樺看著阿芙的先知身上穿著露得可以的小洋裝。

此時阿芙已經在一旁,用手捂著嘴,兩天不到發生這麼多事,像是有人安排好要他們徹底對這遊戲失望不成。

《哥~沒關係,我這邊還有一億多,應該可以..》話沒說完阿樺就打斷莎莎,說:

《不用了,玩個遊戲而已,我不想再被這樣的遊戲控制著我的情緒,I Quit》

《喔~好吧..你先快一點研究所畢業,遊戲以後再玩吧..我先睡了,晚安喔》

《晚安》

阿樺將手機輕輕放在桌上,回過頭抱一下紅了雙眼的阿芙,她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好了,等一下跟先知阿芙還有游俠阿樺說再見,我們離開這個遊戲,不要再回去了,好嗎?》

阿芙默默點頭,看著那猶如洋娃娃般可愛的女性人類先知說:《阿芙,掰掰,我會記得妳的》最後幾個字幾乎淹沒在啜泣聲中。

換一個視窗,阿樺將帥氣挺拔的精靈弓箭手移動到先知阿芙的旁邊,阿樺說:《再見了,我們的朋友,我們應該不會再回來了,保重喔。》

關上電腦,阿樺看著阿芙,說:《我們出去走走吧》

《現在?》阿芙問

《對呀,去山上看一下夜景吧,明天不用上班,我也不用上課,開車去散散心吧。》

《嗯,那我先換一下衣服。》

《好。》

阿樺轉身要拿車鑰匙,又瞥見那本介紹魔獸世界的雜誌,不知道是否是幾天下來的打擊太大,似乎感覺到那封面獸人的眼神在盯著他,不以為意的阿樺當自己是幻想過頭了,完全不理會那本雜誌。

《來~來我這裡~》一個粗礦又厚實的聲音在阿樺耳邊響起..

《誰?》阿樺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

《什麼誰?》阿芙在房間回應阿樺

《沒..沒什麼,好像有幻聽,打擊太大了》阿樺這樣回答..但他知道不是..

《走吧,我們出發吧。》阿芙可愛的笑容又回到臉上,阿樺心想:《對嘛,這才是我的阿芙呀^^》

關上燈,隔壁大樓的燈光透著窗戶剛好照在那本雜誌上,讓那獸人的眼珠似乎閃耀著光芒。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