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笨,醒一醒..》一個沙啞溫厚的女聲在阿樺耳旁叫著。

《阿笨?》阿樺認為這一定不是叫他,繼續睡吧..

《不對..房間除了阿芙沒有其他人,阿芙除了叫我還可能叫誰?》恢復理智的阿樺這樣想著,立刻張開眼起身,卻感覺自己應該還在夢中..

阿樺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帳篷裡,四周佈置印地安風格的圖騰和面具,一個巨大的身影背後透出帳篷外和煦的陽光站在自己面前,在阿樺的雙眼習慣了光線之後,卻被嚇得跳得老高。

《你暫離那麼久,不是說要組對解任務嗎?》一隻身材很乳牛的..人?牛?身穿長袍手持短劍對著阿樺說話。

《我真的要去看精神科了》阿樺兩眼呆滯,嘴裡這樣碎碎唸著..

《怎麼了,為什麼要看精神科?》那隻身材很乳牛的..牛?人?用手抓一下屁股。

《抱歉,我要走了,不陪你去..解任務?對,解任務。》阿樺想趕快躺回床上,趕快讓這場怪夢醒來。

《喔,那就算了,我不等你囉,我自己先去敲小怪升級》身材很乳牛的..算了,轉身,出了帳篷就跳著離開。

阿樺繼續閉上眼睛,他知道等四週呼嘯的風聲消失,等帳篷頂的光線變黑,應該就能離開這場夢境,然後這篇故事到此結束,我也不用趕稿了..才怪。

《這夢怎麼那麼久呀!!》阿樺跳下床,用頭去撞身邊的帳棚柱子《我怎麼跟頭牛一樣,喜歡用頭撞東西呀!!》

《你..本來就是頭牛呀..》另一個聲音在帳棚外說著,阿樺看到活脫脫像雜誌封面跳出來的獸人走到自己的跟前,全身是破爛縫補過的獸毛皮衣,手持匕首,雙眼透射出火焰般的光芒。

《你又是誰?》阿樺不耐煩問著,立刻又覺得自己是笨蛋,哪有人在自己夢裡問別人是誰,自己以為是誰就是誰囉。

《我是亮,阿樺..》

《啥?我壓根兒不覺得你是亮,我認識的亮是冷酷的黑妖帥哥,怎會是你這戽斗..》阿樺越來越覺得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腦,他向來在夢中都是予取予求,要耍帥就耍帥,要春天有春天的。

《阿樺,跟你說,我們都被詛咒了,現在不是在作夢,你目前看到的都是在一個稱為魔獸世界遊戲裡的場景,我們被困在這個遊戲裡了。》獸人用很誠懇的眼神和語氣對阿樺說。

《媽呀,我覺得真該休息一陣子,『這夢金價武告恐怖(台語)』,我什麼時候可以脫離遊戲的控制,我論文還沒寫完,學分還差兩個呀><》阿樺已經近乎歇斯底里。

《阿樺》獸人用手搭著阿樺的肩膀,用力的抓下去..

《好痛><》阿樺被獸人如鐵鉗般的一抓,痛到立刻推開獸人。《你幹麻啦ˋˊ》

《會痛吧。》獸人的嘴雖然閉不起來,但是就像喉嚨裡裝了擴音器,每句話都是真實的從他嘴裡出來。

《亮?亮兄..這裡..我是說..我們真的..不可能啦。》阿樺認為自己好歹也是研究所準碩士,這麼無稽且毫無數據證明的事情怎麼能相信,哇哈哈..《好吧,亮,現在怎麼辦?》

《我們一定要解除詛咒,才能離開這個遊戲》亮認真的說著。

《好,走,現在就去,去哪裡?》阿樺想說,搞不好這場夢真的需要跑完劇情才會醒吧,更可能跑著跑著就醒了,既然難得做了這麼有創意的夢,就跟著前面這位自稱是亮的戽斗獸人一起去解除他媽的詛咒吧。

《先去找阿芙,我們三個必須一起離開這裡。》

《阿芙?她也來了?是剛剛那頭乳牛嗎?不要~~~~》阿樺不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竟然變成了一頭牛。

《那是其他的玩家,不是阿芙,阿芙她..》亮欲言又止,還是接著說:《是人類..》

《廢話!!我的阿芙當然是人類,而且是個正妹,是我未來的老婆大人,我跟他生下來的BABY也一定是人類,就算我當了阿公,我的孫子也不會變成一頭牛ˋˊ》阿樺快要受不了這沒有邏輯的夢境,佛洛伊德說夢是人格和精神方面的投射,此時阿樺卻只想拿牛頓的蘋果扔向佛老頭的鼻子。

《冷靜一點,我說的是遊戲裡的種族,阿芙現在是聯盟陣營的人類。》

《好,走,現在就去找阿芙,現在就去那個什麼聯盟那邊,我快要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了》阿樺期待下一秒,在念頭動作的下一秒,他們就可以咻的一聲飛到阿芙的身邊。

《嗯..我們現在過不去,等級太低了,雖然我已經是20級的盜賊,但是要來到這裡也費了我好大一番功夫,我從遙遠的奧格瑪,往南走一段路,經過十字路口,又..》亮似乎想細訴這段恐怖的旅途..

《夠了,不要再說下去,既然這是遊戲,死了就還能復活,我們堆屍體過去不就好了。》阿樺對自己的腦袋還是很有自信,此時忽然覺得屁股很癢,不自覺的抓了兩下。

《恐怕不行..阿樺,來這路上,我死過一次,被一個??等級的聯盟法師一發火球燒死,後來釋放靈魂後,墓地的天使跟我說,我還有八次復活的機會,所以這個詛咒似乎不會讓我們輕鬆解除..》

《八次..意思是說我們總共只有九條命?不會吧,我們又不是玩瑪俐兄弟,線上遊戲還可以算幾條命的喔?那是不是應該有龜殼可以踩,無限1UP..》阿樺感覺自己應該是在苦笑。

《所以,我們要小心且努力的升級,現在遊戲最高才45級,以我遊戲天才的實力,應該不用三天就能封頂,加上我們兩個一起練,更輕鬆不少。》亮的臉上揚起獸人風格的得意笑容。

《三天..我後天跟教授約meeting,這夢不會這麼誇張吧?》阿樺心中這麼想著。

此時,出現一個人影,又是那頭身材很乳牛的..辣妹?辣牛?站在帳棚外喊著:

《阿亮,你說要帶人家練功的,快嘛~》

《好啦~哥哥就來幫妹妹您了,先啾一個吧》亮竟然說了完全不符合原本黑妖形象的話,讓阿樺的下巴幾乎掉到和肚臍一般高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