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樺慢慢張開雙眼,世界是深淺不一的灰調,陌生的樹林,蜿蜒的泥土道路,不遠處的城牆,無一不脫去原來的顏色。

《這裡是哪兒?》阿樺知道自己並非在荊棘谷,而是在一個似曾相識卻有陌生的地方。

阿樺往城牆的方向走去,希望能在那邊找到阿亮或阿火甚至任何人,但這段時間除了詭異的風聲,連蟲鳴鳥叫都沒有,此刻的阿樺,除了寂寞,幾乎不剩下什麼。

道路連接著像是一個進入城牆的入口,入口被一座中古歐洲風格的獅頭噴泉造壁隔成了左右兩側進出,阿樺選擇了右轉來到另一片幽閉的樹林,造型不是很純正的哥德式教堂在林中孤單的矗立,歪斜的木頭圍籬導引著前進的方向。

忽然間,阿樺感覺到了細微的聲音,在耳中放大成熟悉而懷念又令他不捨的啜泣聲。

《阿芙..是阿芙在哭..》阿樺加快腳步循著聲音的來向進入教堂。

就在踏入教堂的那一步開始,四周的顏色活了起來,像是有人將電燈開關一一開啟。讓窗外射進教堂裡的陽光,照亮一個蹲在牆腳將臉埋在交叉的臂膀中,肩膀不斷顫抖的嬌小人影。

一個頭上有著淡藍色可愛阿呆字樣的ID,阿樺確定這人就是他尋覓許久的阿芙,他走到阿芙的身旁,輕輕的喊著:《阿芙,我終於找到妳了..》阿樺感覺到自己雙眼濕溼熱熱的。

但是,阿芙就像沒有聽到阿樺在叫他,還是一樣的姿勢持續啜泣著。

《阿芙..,是我,阿樺呀。》阿樺蹲下,想給阿芙一個溫暖的擁抱。

但是阿樺的雙手並沒有感覺到阿芙的身體,他們直直的穿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阿樺心裡想著,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可愛阿呆?這個名字真是有趣。》一個輕柔的男聲在阿樺身後出現。

阿芙抬起頭,像是有透視眼般隔著阿樺看著眼前一個高大的身影,阿樺立即轉頭,察覺那個聲音出自一個夜精靈口中,阿樺立刻想要拔出法杖擋在阿芙前面保護她,卻發現自己不僅沒帶著任何武器,身上還穿著平時愛穿的T恤和牛仔褲,此時的阿樺已經不再是牛頭人德魯伊,也不再是那個阿笨先生了。

《我看妳一個人在這邊一個多小時都沒升級,不會玩嗎?要不要我帶你^^》那個ID名為【寂月孤星】的夜精靈友善的說。

阿樺大喊:《不用,我們快要離開這裡,不會再碰任何線上遊戲了!》

《我..我在等人..》阿芙開口說話,聲音中還帶著些許遲疑。

《等人?你有朋友也在玩魔獸喔,怎麼了,他人呢?》夜精靈說。

《她就是在等我帶她走,我們..》阿樺沒說完,就聽到阿芙繼續回答,像是沒有聽到阿樺急著想要帶她走的那些話。

《我不知道他會不會來,雖然我相信他會來找我,但是..我不知道..》阿芙說著,眼淚就從臉上滑落,卻只有阿樺看得到。

《走吧,如果他會來找妳就是會來的,現在我先幫妳解一些任務吧。》

《嗯..好吧,你說這是什麼遊戲我剛剛沒聽清楚..》阿芙站起來,一頭及肩白髮反射著教堂外的陽光。

《魔獸世界呀,你這問題問得真奇怪^^》寂月孤星笑著。

阿樺又像回到剛進入遊戲世界時那樣的感覺到無助,就算他如願找到了阿芙,卻完全無法跟她溝通。

光芒在阿芙身上閃耀,在他和一個人類衛兵交完任務之後。

《等級2了,先去學一下技能吧。》寂月孤星跟阿芙說著。

《好^^》阿芙露出淺淺的微笑。

就這樣,阿樺一直跟著阿芙和寂月孤星從北郡山谷到艾爾文森林裡的閃金鎮,從暴風城一直到西部荒野,隨著阿芙從1級到12級,阿樺才發覺到自己其實是回到了過去,回到了阿芙剛進入遊戲的時間,而自己在荊棘谷倒下前所看到的阿芙,已經是幾天之後的事了。

阿芙身邊多出了一些夥伴,有寂月孤星的妹妹,職業是夜精靈牧師,名叫【夜懸】;還有一個人類法師,阿樺認出那是之前和阿火在荊棘谷偷襲過的【冰起來就好了】,還有那個盜賊【捅下去就對了】。

阿樺知道他們都屬於同一個公會【天使騎兵隊】,會長就是夜懸。她的等級才35級,公會就因為寂月孤星和一些遊戲好友的努力成為聯盟方有名的戰鬥公會,以對抗部落的侵犯為宗旨,吸收了不少同仇敵愾的盟友。

一種奇妙的感覺,身為部落的阿樺卻時常陪著聯盟【天使騎兵隊】東征西討,只要是哪裡受到了部落的騷擾,一定會集結這一群勇士,奮力將部落趕回家中,也是如此,阿樺發現阿芙和以往不同的獨立個性。

身為戰士職業的阿芙,總是喜歡拿著雙手劍站在最前方,面對每一次部落的挑釁,她會毫不遲疑的衝鋒,在寂月孤星和夜懸的補血與幫忙之下,阿芙從不放過任何一個部落對手。

自然而然的,阿芙在公會裡也得到了不少的尊敬..或是愛慕。

跟著阿芙和一群同公會的夥伴來到暮色森林,在夜色鎮的廣場上的一個乾涸的噴水池邊,阿樺跳到噴水池上的一個石雕頂頭,聽著大家的嬉鬧。

《呆呆..》這是大家習慣稱呼阿芙的外號,名叫捅下去就對了的賊,大家都叫他阿捅說:《你當我婆好不好(羞)》

聽到阿捅在眾人面前大方示愛,阿芙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阿捅..這還輪得到你嗎?》外號阿冰的法師冰起來就好了,說:《你先問問寂月,看他願不願意讓給你囉^^》

寂月孤星在一旁,靜靜的沒說什麼。

《你們不要鬧了,沒看到呆呆都臉紅紅囉ˋˊ》說話的夜懸,遊戲中和阿芙像親姐妹感情一樣好。

《無聊,遊戲裡還什麼公呀婆的,辦家家酒喔。》說話的是一個女性人類聖騎士,ID是【艾芙勒尤】

《小艾,你別吃醋囉,那妳當我婆好了^^》阿捅接著說。

《好呀,只要你不介意我是男生^^》

《噁~你這死人妖。》阿捅說完跑到一旁草堆吐了。

《搞不好呆呆也是男生呀,遊戲裏男的女的這麼重要喔,神經病。》夜懸白了阿捅一眼,拉著阿芙繼續說:《呆呆,我們去烏鴉嶺帶小艾去還個任務,不要理這些臭男生》

《喔..》阿芙起身,和寂月孤星短暫的四目相望,就跟著夜懸還有小艾離開夜色鎮。

這一瞥,在場的沒人發現,除了阿樺..

《寂月不會喜歡上阿芙吧..》阿樺說著,心裡其實有另一個不願意猜測的念頭。

《有部落在偷襲!!》遠方傳來了一個即時的消息,傳訊人也是阿芙公會理的朋友。

寂月孤星大喊:《天使騎兵隊..》,所有人站起來,每個眼神都充滿了堅毅。

《把部落殺回格羅姆高的豬圈去!!》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