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啊~~》

食人妖獵人背對著吃下阿芙最後一劍之後,隨即仆倒,他本想在滿地同陣營的夥伴屍體上逃跑,然而一個身經百戰的人類女戰士哪會輕易讓挾著那副殺過聯盟朋友的弓的主人有任何僥倖的機會。

《好了,到此為止吧,差不多該下線了。》夜懸幫阿芙回滿血,又順手補上一個BUFF。

《嗯,大家先回夜色鎮休息,明天見囉。》寂月回頭看一下阿芙,繼續說:《呆呆,你不要整天都在線上,這兩天我猜你都沒下線吧?這樣玩遊戲對身體不好喔。》

《喔..》阿芙沒說什麼。

《搞不好呆呆是大陸打錢工啦^^》阿冰開玩笑的說。

《我們呆呆才不是咧ˋˊ,你少亂說,不補你血喔。》夜懸趕緊保護她線上的好姐妹。

《救命!!你不補我這薄皮嫩雞,我就死給你看ㄒㄒ》阿冰假哭。

《咧~~》夜懸對阿冰扮鬼臉。

《好了,不要鬧了,等一下那些畜牲不死心又集結起來反攻就累了。》寂月趕著大家回夜色鎮下線。

所有人幾乎同時使用爐石回到夜色鎮的旅館,說了再見後,一個個都消失在溫暖的爐火旁。

只剩下阿芙、寂月..還有不需要爐石就可以隨著意念跟著阿芙回到旅館的阿樺。

《這傢伙..怎麼不跟著下線,要搞什麼鬼。》阿樺心理嘀咕著。

《呆呆..》寂月看著阿芙。

《嗯?》阿芙坐在爐火旁,慢慢擦拭劍身,爐火閃爍的火光照亮她的側臉。

《如果,你等的人一直沒有上線,妳還會繼續等下去嗎?》疾月慢慢的說。

阿芙的手停止了一秒,繼續擦著已經光亮無比的雙手劍。

《說什麼,你這哪兒跑來的小子,不怕我找你真人PK嗎?》阿樺喊得再大聲,也沒人聽得見半句。

《我想..我..》疾月咕噥了一句,繼續說:《我認為在妳等的人上線之前,我可以一直照顧妳..》

阿樺在一旁,恨不得變成兇猛的獵豹,將眼前這個沒眼無珠的傢伙撕成兩半。

《如果..》阿芙的聲音,在空氣中每個字都凝結。

阿樺和疾月同時被僵在原地,等著阿芙接著說些什麼。

《如果他真的沒有來找我,而永遠困在這個世界,我會一直戰鬥,保護你們。》阿芙的眼中不再有淚水。

阿樺思緒一整個混亂,而疾月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去,旅館大廳裡是火堆燒不盡的木材發出劈啪聲。

《呆呆..》疾月打破沉默,說:《我..先下線了,妳也快一點休息,不管今天妳說了什麼,我要照顧妳的念頭都不會改變。》

《謝謝,疾月,我會學會自己照顧自己的^^》阿芙回一個可愛的笑容。

疾月的身影在阿樺和阿芙面前漸漸消失,旅館中阿芙認為自己是孤單一個人。

《阿芙,我知道你很寂寞,但是你知道嗎?我也在努力尋找著妳呀。》阿樺在阿芙耳邊說著。

此時,阿樺身後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不是呼喚阿芙,卻是喊著自己的名字。

《阿樺,你知道這時候的我有多難過嗎?》

阿樺迅速回頭,看到一個人站在廚房門口,她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阿芙,一身素白POLO衫和淡褐色七分卡其褲,哭紅著雙眼看著阿樺。

《阿芙!!》阿樺喊出她的名字,向前將阿芙抱緊。

《妳都在我旁邊嗎?阿芙,從我一開始在教堂見到妳的時候。》阿樺的雙手扣著阿芙的肩膀,深怕眼前的她會在眼前消失。

阿芙點點頭,眼淚已經在臉上劃出好幾道水痕。

《那妳為什麼都不出現,讓我在這裡..看著..每一幕..》阿樺說著,像是體會到什麼,又說:《妳..是故意的?讓我知道你有多難過?》

《是我要她不要先出現的。》又一個阿樺熟悉的聲音在一旁出現。

阿樺轉頭,一個烏黑長髮直順著到達腰際,身高約150公分的女子,臉上是帶著柔光的白色,面目姣好,一身淡藍色的睡袍,隱約看得見袍中的胴體。

《妳又是誰?》阿樺又把阿芙緊緊抱入懷中,因為直覺告訴自己,眼前這位一定不是凡人。

《我是【領】。》那神秘的女子有著讓人感覺平安的語氣。

《領小姐,妳有讓我們回到真實世界的方法嗎?我和我女朋友,還有我們的朋友,名叫阿亮,我們被困在這個遊戲世界了。》

《阿樺,小娟名字不是叫【領】,那是她的職業。》阿芙抬頭跟阿樺說著。

《職業?》阿樺聽不懂阿芙說的意思。

《【領】是一個職業,是負責讓脫離軀體的靈魂到【那個地方】的工作,我現在還是人類,所以你也不需要害怕我^^》小娟淡淡的微笑。

《所以,我和阿芙已經死了?》阿樺想著,反正已經見到阿芙也死而無憾了。

《還沒有,但是也差不多了。》小娟收起笑容,臉上是擔心的表情。

《沒差,反正我又和阿芙在一起了,而且原來死亡是這麼有創意的事,還可以藏身在遊戲裡頭,真是不敢相信呀。》阿樺認定就算死也要和阿芙永遠在一起。

《阿樺,阿芙,這場遊戲裡的夢境也該醒了,你們各自失去了一個遊戲生命,接下來還有八個遊戲生命,詛咒還沒有結束,我也不能破壞遊戲規則,所以,我將讓你們各自回到遊戲角色中,繼續尋找解除詛咒的方法吧。》

《什麼?》阿樺勃然發怒,他不敢相信好不容易找到阿芙,就算死也要繼續在一起的念頭,不一會兒,又要被拆散。

《阿樺,不要生氣,現在我們都知道對方在何處了,我想解除詛咒的時間也應該不遠了。》阿芙安慰著阿樺。

《是呀,阿樺,這個詛咒並不是我給的,事情的全貌要在詛咒解除之後,我才能跟你們說明,現在只是要讓你們知道,在我能力可以幫助到你們的地方,我一定會盡力幫你們,包括詛咒裡沒有限制我侵入遊戲伺服器,將過去的數據資料重現在你們眼前,這點遊走法律邊緣的事,是我在人間的專長呀^^》小娟俏皮的說著。

阿樺看著眼前的阿芙,接著深情的一吻,阿芙眼睛又流出淚水,因為這一場短暫的相逢,是伴隨著希望與絕望的一面。

《好吧,阿芙,我和阿亮會盡快找到破解詛咒的辦法,然後..無論以後是人還是鬼,我們在也不要分開了,好嗎?》阿樺看著阿芙說,阿芙含著眼淚不住點頭。

《我這就讓你們的靈魂回到遊戲中的角色裡,祝你們好運。》

說完,小娟將右手放在胸前,左手掌張開,掌心朝向阿樺。

《回去吧,靈魂。》

阿樺發現自己很快的被黑暗包圍,眼前景物像快速的火車駛離,最後在遠方化為如同天邊的星點。

那星點又朝著阿樺快速接近,阿樺雙眼受不了強光而閉上,再張開時發覺自己已經不在夜色鎮的旅店,而是在藏寶海灣的酒館中,阿火和阿亮在一旁盯著,看見阿樺醒來高興的跳到半空中。

《你終於給我睡醒了,懶蟲,我已為你要睡到遊戲公司倒閉咧。》阿火裂開嘴笑著說。

《阿樺,你..見到小娟了嗎?》阿亮小聲的問著阿樺。

《是呀,你也知道她?》阿樺訝異的說著。

《嗯,我剛到這世界時就見到她了,就是她告訴我要到莫高雷找你,還有破解詛咒的線索。》

《嗯,除了她,我還見到了阿芙。》

《什麼?》阿火高興的問:《她是誰,如今在哪裡,知道了嗎?》

《嗯,我們還跟她和她的公會打一場杖呢。》

《天使..騎兵隊..不會吧,她是那個聯盟公會的成員嗎?》

《沒錯,她就是上次衝向我們的其中一名戰士,名叫可愛阿呆。》

《可愛阿呆!》阿火聽到這個ID,大聲的喊出來。

《怎了,她很有名嗎?》阿亮問。

《上次戰爭中,我把她..殺了..》阿火愧疚的說。

《沒關係,要不是你殺了她,我們也不會以靈魂的方式見面,雖然很短暫,也很夠了》阿樺低頭,想著阿芙。

《好吧,我剩七條命了,而你和阿芙剩八條命,但是至少離解除詛咒又近一步了,繼續加油吧。》阿亮站起來,整理一下身上的裝備,繼續說:《去找那個帥小子吧。》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