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寶海灣外,荊棘谷海角聚集了三十幾名玩家,其中有部落也有聯盟,沒有彼此廝殺,取代的是相互搔癢、擁抱和親吻等友善到不行的動作。他們沒有跟著阿樺一行人去找帥小子討線索,是怕擦槍走火誤傷朋友,又擔心不知情的路人會對阿樺他們動手,因此一夥人擋著主要的路線。

《小妹,妳的斧頭小心別砍到聯盟。》阿火提醒身旁像過動兒一樣的牛刀小妹,她正揮動著雙手斧跟艾芙勒尤打招呼。

《這真是奇景了,我沒想到會在一堆聯盟裡面還能活這麼久。》肌肌沒了看上一個地精術士妹,不斷對她飛吻。

《他們回來了!》激突獠牙仔大聲喊著,手指向藏寶海灣出口左轉的小山凹,迎面而來的正是阿樺、阿亮、阿芙和夜懸四人。

《拿到線索了嗎?》阿火問阿樺。

《嗯,拿到了。》阿樺面有難色,接著又說:《但是我們不了解謎語的意思。》

《謎語?怎麼說?》

《謎語是【靈魂的軀殼釋放軀殼的靈魂】,這不像遊戲裡任何NPC的名字,或是任務?》阿亮接著說。

《靈魂的軀殼釋放軀殼的靈魂..》阿火一時也想不透這句話的用意。

此時,阿芙走到阿樺的旁邊看著大家。

《機哩辜哩機咖估七》阿芙說。

《老天呀,你馬子說啥鬼東西,不懂啦><》肌肌沒了在一旁鬼叫著。

《目前還沒有解決語言不通的問題,就算我們或是阿芙他們了解謎語的意思,都很難讓另外一方知道。》阿火說著。

《我聽得懂呀。》牛刀小妹笑瞇瞇的,雙手斧已經斜背在身後。

《你少扯了,當我沒玩過魔獸世界喔ˋˊ》阿火當牛刀小妹在胡言亂語。

《真的啦,你看阿芙旁邊那個地精術士。》牛刀小妹用手指著肌肌沒了一直不斷調戲的那個地精術士妹,ID叫【殺雞小妹】,繼續說:《那是我妹。》

《妳妹!!!》在場的人幾乎同時大叫。

《這兩姐妹怎麼這麼無聊,一個玩部落,一個玩聯盟。》激突獠牙仔一臉不敢相信。

《我們從小都這樣,我選黑色,她就選白色,我要往東,她偏偏就要往西,但是我們感情很好喔^^》

《這樣還叫感情好,我真服了妳們兩個。》阿火轉身,傻傻看著殺雞小妹,又說:《不過也好,就讓你們當即時翻譯吧。》

《哭嘎嘰瓜拉,摸哩咖誰!!》阿芙用驚訝的語氣望著殺雞小妹,似乎也剛得知牛刀小妹和她的關係。

《好吧,小妹,先問問阿芙知不知道謎語的意思。》阿亮問。

《no普啦補冷》牛刀小妹開心的跳著。

只聽到殺雞小妹機哩瓜拉的跟阿芙說話,不久牛刀小妹就說:《阿芙說她們也不知道。》

此時,原本安靜坐在一旁的寂月忽然大叫。

《中猴喔,嚇死人。》阿亮不耐的說。

《寂月說他想到謎語的用意了。》牛刀小妹很快的翻譯。

《什麼?》阿亮和阿樺立刻跑到寂月面前,崇拜眼神幾乎可以看到閃光。

《他說你們眼神好噁心,不要這樣看著他啦^^》牛刀小妹笑著。

寂月基哩咕嚕的對大家說著,眼神還是離不開阿芙,這讓阿樺心中感覺不是滋味。

《寂月說軀殼指的是阿亮、阿笨和呆呆的遊戲角色,而靈魂當然指得是三個人的靈魂啦。》牛刀小妹搖頭晃腦的,身體沒有一刻靜得下來。

《然後呢?》阿火接著問。

《厚!這麼笨,說那麼明白了還聽不懂,虧你還是法師咧,快快補一個智慧BUFF在身上啦。》牛刀小妹張開嘴大笑。

《臭小妹,快說啦,不要惹阿火生氣了,他難得看到那麼多聯盟還不動手的。》阿亮一旁催促,也急著想知道更明確的答案。

《靈魂的軀殼釋放軀殼的靈魂,意思就是要讓你們三個離開遊戲角色的方式,就是要靠你們之中任何一個人殺掉另外兩個,這樣就好啦。》

《原來如此,這樣我也可以了解了。》阿樺說著。

《等一下..你們沒發現到一個問題嗎?》阿火表情凝重,想一下繼續說:《同陣營之間是不能PK的,所以阿亮和阿樺彼此不能釋放對方的靈魂。》

《沒錯,我也想到了。》阿亮低下頭,不再說話。

《所以,詛咒為什麼非得找到阿芙才能解開,原因就在這裡,因為阿芙的靈魂投在敵對陣營的人類角色,用意就是讓他們三個能夠有辦法互相PK,釋放彼此的靈魂。》阿火接著說。

《照這樣推論,阿芙先殺阿樺,接著殺阿亮..阿芙自己就沒有辦法解除詛咒,離開遊戲世界了。》肌肌沒了在一旁接話。

此時,阿樺也低下頭,思緒一片混亂,這當然不是他願意見到的情況。

《這下可好了,謎語若是真的被寂月解釋正確,那你們三人至少有一個要留下來,天呀,這太恐怖了吧。》阿火不敢置信的說。

《我留下來好了。》阿樺很快的跟牛刀小妹說:《小妹,這個先不要對阿芙翻譯。》

阿亮抬起頭看著阿樺,一臉錯愕,而其他人的表情也不惶多讓。

《阿樺,要留也是我留下來,你和阿芙還有一大段路要走,而我..》阿亮說一半說不下去。

《你們可以先走,我再慢慢找其他破解詛咒的辦法,我相信小娟那邊應該有辦法幫我的。》阿樺表現得很有自信。

就在阿樺說完話的同時,阿芙忽然拔出雙手劍,對阿亮衝鋒,一刀就砍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過程來得突然,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阿亮回過神發覺事態嚴重,立刻擊暈阿芙,轉身跑進藏寶海灣,留下所有人在原地張大嘴巴不知所措。

《阿芙看來是想要留下,我們先躲進藏寶海灣好了。》阿火立刻下令所有人離開藏寶海灣,避免和聯盟有不必要的衝突,而自己想先去找到阿亮。

《阿芙,妳不要這樣,我不能再讓妳獨自一人在遊戲世界裡頭。》阿樺大喊,並要求小妹翻譯,此時大家已經進入港口裡,包括阿芙以及他的公會朋友們。

《那你就可以讓我一個人回到真實世界,一輩子等你嗎?》牛刀小妹及時翻譯阿芙的話。

《如果真是這樣,我寧願妳能活下去..》阿樺心意已決。

《阿樺!!快跑!!他們要殺你》牛刀小妹對著阿樺大喊。

《什麼??》阿樺還來不及反應,立刻被擊暈。

聯盟聖騎士艾芙勒尤立刻被藏寶海灣的衛兵擊殺,接著聯盟賊捅下去就對了很快的在阿樺身上製造大量的傷害,在阿樺剩下不到一半的血量時,阿捅也被衛兵打趴在地。

接著,阿樺想要對自己補血時,卻發現法術施展不出來,身上被一個另一個聯盟法師阿冰放魔法反制,此時看見阿芙對著自己衝鋒而來,每一刀都快速消耗自己的血量。

《阿芙,住手,不要這樣,我們再找其他辦法..》話還沒說完,發現已經可以施法,先對自己放一個回春。



《阿樺..》阿樺驚訝發現竟然聽懂阿芙說的話,然後看著她滿臉淚痕的說:《我愛你..》



在阿芙的致死打擊之下,阿樺倒地前看到阿芙轉頭砍殺著藏寶海灣不斷湧上的哥布林衛兵,夜懸補上最後一次血也倒下,寂月還一直幫阿芙回血,直到死去。

就在阿樺閉上眼睛前一秒,他看到一個獸人突然在阿芙背後出現。









《阿..亮..》阿樺嚥下在魔獸世界中最後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