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樺聽見四周呼嘯著怪異風聲,張開眼,他知道自己又回到靈魂狀態,身邊的景物一樣只剩下黑白漸層的灰階,只是他不知道這地方。

東邊有高聳入雲的山峰,阿樺看見滿山遍野都積著皚皚白雪,而地上有兩對腳印望遠方延伸,阿樺此刻毫無頭緒只好順著他們的去向往前走。

腳印在一個矮人碉堡前消失,毀損的坦克在一旁不斷冒著黑煙,剛踏入碉堡,四周的顏色如同之前進入教堂一樣漸漸亮起,阿樺踩著石階往下,看見一個人正坐在木頭方桌前,用左手撐著頭,右手玩著自己的髮絲。

《小娟?》阿樺記得那一身穿著藍色睡袍的女子,但還是不確定的問一下。

小娟轉過頭看見阿樺,立刻在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並揮手示意阿樺到桌子對面一張有靠背的椅子坐下。

《再等他們一下,你早到了。》小娟微微傾斜一張素淨的臉,用她明亮深邃的雙眼直直盯著阿樺,讓他感到有一些愧疚。

《我..》阿樺想解釋為什麼是他先到,卻又感覺此舉更像逃避責任,於是把想說的話又吞回肚子裡頭。

《沒關係,我了解。》小娟善於觀察人性,讓阿樺相當的吃驚,一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年輕許多的女孩,睿智得像活了數百上千年的妖精。

《其實,這也在我們預料之內,只是沒想到過程有一點倉促,也沒想到會那麼混亂。》這是一個讓阿樺不敢相信的聲音。

《牛刀小妹?》阿樺很快的回過身,卻看見另一個小娟,只不過留著一頭俏麗的短髮。

《呵呵,現在我還像那頭母牛嗎?》那外表像極小娟的女子,一樣表情豐富,只是笑容更開朗,比起小娟個性更是外放。

《真的是小妹?你怎麼..你也是..領?》阿樺不斷轉頭,比較兩人的長相。

《對呀,小娟就是殺雞小妹,而我真的名字叫小嬋,我們兩姐妹都是領。》

《小嬋..小娟..雙胞胎?》阿樺的聲音非常的小聲,像是自言自語。

小嬋將兩杯冒著熱氣的木頭杯子分別遞給了阿樺和小娟,自己回身從爐火上的鍋子裡又盛滿一杯給自己,最後坐到小娟旁邊。

《這幾天真的好開心,你們三個都是非常善良的人,我跟小娟都很喜歡你們喔^^》小嬋的手在空中揮舞,像是牛刀小妹還拿著雙手斧那般誇張的動作,此時小娟正小口小口喝著熱湯。

《但是,妳們卻像..牛頭馬面,是..帶人走的。》阿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對眼前兩位說如此傷人的話,但是想到下一刻不是阿亮就是阿芙可能再也回不了人世,心中除了難過就是害怕。

果不其然,聽到阿樺說完,兩姐妹臉色霎時變成同樣的憂愁,小娟放下杯子低下頭,小嬋將杯子拿起放在嘴邊。

《我們的工作是幫助靈魂免於迷失在人間,帶不帶誰走也並非我們能決定的。》小娟解釋到。

《抱歉,因為我擔心阿芙還有阿亮..所以..》阿樺知道自己真的不該說那句話。

《沒關係,我們已經習慣被人們用很多不好聽的名詞稱呼,像死神呀,牛頭馬面呀,最討厭的就是黑白無常,因為我不喜歡現代主義的風格。》小嬋開玩笑的說。

《嬋,又一個來了,再去到一杯吧。》小娟轉頭看著小嬋,阿樺聽到後緊張的回頭看是誰出現。

一個身高約180公分的男生,穿著潔白的V領毛衣和咖啡色休閒褲踏著一雙純白鞋身綴淡藍色飾條的新款NB,一臉憂鬱慢慢走下階梯。

《快來喝一杯熱湯吧,阿亮。》小嬋已經放一杯阿樺右邊座位前的桌上。

《阿亮..這麼說阿芙她..》阿樺不敢繼續說下去。

阿亮在阿樺身旁坐下,拿起杯子呼了氣,一口接著一口,很快就見到杯底。

阿樺站起身一把抓起阿亮的衣領處,大喊:《你技術沒那麼差,為什麼還會被阿芙幹掉,她只是個女生,連汽車駕照都還沒考過,你竟然還打輸她。》

《阿樺,冷靜點,不要那麼快判斷事情的是非。》小娟起身說著。

《小嬋,小娟,我不想回到真實世界了,我要留在這裡陪阿芙,可以幫我回到阿笨先生的角色裡嗎?》阿樺放開阿亮,轉頭哀求著,淚水已經奪出眼框。

《恐怕不行,阿樺,時間快到了,這一切都要做一個了結。》小嬋說。

《求求你們,我不能自己一個人回去,如果阿芙還在這裡,我就不能放著她不管,你們不是凡人,應該有辦法讓我繼續在這邊陪阿芙的。》阿樺已經接近瘋狂狀態。

《阿樺,你看看後面。》小娟說。

阿樺再次轉身,看到阿芙哭紅雙眼站在樓梯口。

《阿芙!》阿樺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將阿芙擁在懷中,阿芙也埋在阿樺的胸口用力的哭泣。

《阿樺..阿亮他..他..》阿芙不斷啜泣著,每個字都說不清楚。

《阿亮?》阿樺望向阿亮,又轉向小嬋,接著問:《是阿亮嗎?》

小嬋點頭,小娟又坐回椅子上。

《阿亮抓到阿芙被藏寶海灣衛兵打到剩下一點血的時間,成功將阿芙擊殺了。》小嬋說。

《阿亮,你真的..》阿樺心中湧起有記憶以來最強烈的愧疚感。

阿亮嘴角是一個隱諱的笑容。

《時間不多,我盡快把事情大概的輪廓說一遍,詳細的內容等你們回去之後,來找我和小娟時再聊。》小嬋示意阿樺和阿芙坐下,阿樺還是不時望向阿亮。

《你和阿芙的靈魂,在一次車禍事故中,被我借來遊戲世界裡。而那段記憶暫時被我封存在你們人間的軀殼中,等你們回魂就會清楚了。》

小娟接著說:《我這邊負責暗處看顧阿芙,盡可能讓她不要受到危險,等到荊棘谷戰役之後,帶領著阿芙去看阿樺的經歷。》

《而我就化身牛刀小妹,陪著阿亮還有阿樺四處冒險。》小嬋一臉調皮的模樣。

《其實這個詛咒是阿亮過世前用那一本古書卷施下的,古書卷名字就不跟你們說了,因為那本太常見了。》小娟說。

《說是詛咒也可以,但是更貼切的說法,阿亮寫得應該是故事大綱。》小嬋說,而阿樺發現,小嬋和小娟有默契的一人一句,也像是..照著劇本。

《按照故事大綱,阿樺和阿亮像是兄弟一樣出生入死,而阿芙被培養成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戰士,最後讓阿芙先殺掉阿樺,而他自己再殺掉阿芙,故事結束。》小娟說完,呼出一口氣。

《但是,擔心你們會出什麼意外,所以負責帶領阿亮靈魂的我麻煩小娟一起加入這場遊戲,在不干預故事發展的前提之下,在旁守護你們,畢竟阿亮也沒有想要傷害你們的意思。》小嬋說。

《你是說..阿亮他已經..》阿樺轉頭看著面色蒼白的阿亮,繼續說:《怎麼會..》

阿芙原本握住阿樺的手力道更緊。

《好的故事都會有結局,結果和預期差別也不大,接下來就是讓一切歸回定位吧。》小嬋露出阿樺早已習慣的牛刀小妹式笑容。

《等一下,再讓我們跟阿亮說幾句話..可以嗎?》阿芙開口問道。

《嗯嗯,快一點喔,時間真的不多了。》小娟回答。

阿樺和阿芙面向阿亮,阿亮面無表情,並沒有看他們。

《阿亮,我不知道你發生什麼事,人世間如果還有什麼掛念的,而且又幫得上忙的話,可以交代給我們去做。》阿芙說。

《其實在那天狄恩城外,我就有在猜你可能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沒想到真的讓人感到遺憾,跟你要電話也來不及了。》阿樺接著說。

阿亮微微張開嘴,聲音像絲般細細的吐出。

《對不起..讓你們陪我玩最後一次線上遊戲..我問過小嬋那個地方是不是還有遊戲可以玩..》

《結果呢?》阿樺接著問。

阿亮這時才轉過頭,用一個詭異的微笑回答:《不說,你來就知道了。》

《哈哈哈,臭阿亮,不能嚇活人喔,違規囉^^》小嬋一邊提醒一邊大笑,小娟也暗自笑著。

《該走了,不要讓你們家人擔心太久,回去吧。》小娟說。

阿樺忽然被一團黑暗包圍,因為有了一次經驗,阿樺猜得到接下來就會離開魔獸世界,回到真實的世界了。

光線刺激著阿樺的瞳孔,就算想多撐一段時間看看場景轉換的細節也因為承受不了強光而閉眼。

直到感覺光芒柔和許多,阿樺慢慢張開眼睛,看見一旁的莎莎見到自己的哥哥清醒,高興的大叫。

《哥~這懶蟲,我以為你要睡到醫院倒閉咧ㄒㄒ》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