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學時間,西門町徒步區滿是嘻笑打鬧的學生族群,阿樺和阿芙牽著手漫步在其中,沒有人會注意到他們。

在電影街其中一個小巷轉入,阿芙對著手上一張紙條上的文字尋找地址,最後發現擁有塗上中國式傳統朱紅色金屬大門的老舊五層樓公寓,左右兩側還懸掛著大紅燈籠,燈籠上各有一個書法文字,左為《嬋》右為《娟》,筆勁陰柔卻強韌肆意,頗有徽宗瘦金體之遺風。

《就是這兒了,不難找。》阿芙轉頭看著阿樺,阿樺用手輕拂她的淨白臉頰。

《扣扣扣》阿樺敲著門環,在他放棄尋找電鈴之後:《有人在嗎?》

《阿樺和阿芙嗎?正等你們呢,快上來吧。》一個聲音不知從何而來。

大門自動打開,門後是常見舊型公寓的樣子,左邊停了一台至少30年以上的舊型腳踏車,右邊是磨石面的樓梯,扶手是褪色的淡褐色,阿樺和阿芙來到二樓,看到左右兩邊都是斑駁藍色油漆鐵門。

《繼續往上到四樓,上來聽到任何聲音都不要在意,他們不會傷害你們。》小嬋的聲音像是從樓上傳來,似遠又近。

才說完,藍色鐵門後傳來刺耳的嘶吼,嚇得阿芙用手蓋著耳朵,躲到阿樺的懷抱中。

《壞壞,不要嚇到我的客人。》小嬋的口氣帶著笑意。

阿樺和阿芙來到了四樓,右邊的門已經敞開。

《快進來吧。》聲音從屋子裡傳出來。

一進屋子,阿樺看到客廳已經擺好一桌豐富的菜色,桌子旁準備了四張精緻的木雕椅子。

小嬋手上捧著一大碗的熱湯從右後方的房間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在好幾盤佳餚的中間。

《好啦^^,我叫一下小娟吃飯,你們先上座。》小嬋走出屋子,阿樺聽到她敲對面那一間的鐵門。

不一會兒,小娟走進屋子和阿樺和阿芙打招呼後坐在阿芙對面,小嬋把門帶上後,接著坐在阿樺對面。

《抱歉,久等了,這清荷佳偶湯是我臨時加上的一道,所以又多了一些時間烹飪。》小嬋用木質湯杓幫阿芙盛上一碗,再幫阿樺也盛一碗。

《太豐盛了,真不好意思。》阿芙客氣的說。

《不要客氣,我們每天都這樣吃的。》小娟自己裝滿一碗湯,用湯匙輕撥著吹涼。

《阿樺,先吃吧,等一下我們在慢慢聊吧。》小嬋夾了一塊晶亮的糖醋排骨放在自己的碗中。

晚餐之後,小嬋和小娟很快的將餐桌上碗盤撤走,換了一張錦緞,擺上白底青紋的釉瓷茶具組,讓阿樺感覺非常不好意思,但是又很難找藉口拒絕眼前兩位不確定是人還是什麼的熱情招待。

《阿樺,阿亮的事情我們也很遺憾,但是幸虧他,讓我們能找到你和阿芙。》小嬋邊說邊幫客人倒茶。

《找我們?》阿樺滿臉狐疑。

《嗯..這個..等一下再說吧,呵呵。》小娟阻止小嬋繼續說下去,不斷傻笑。

《哈哈,先苦後甘吧。》小嬋跟著傻笑,接著立刻轉換話題:

《阿亮..做了一個很不好的示範..他是..自殺..》

阿樺和阿芙聽到皆瞠目結舌,驚訝萬分。

《自殺?阿亮感覺不是會自殺的人呀。》隔了幾秒,阿樺才把話一字一字蹦出來。

《嗯..就算是面對面,你也不一定了解眼前的一個人,更何況是網路世界中。》阿芙說。

《阿亮在這個世界上是一個自閉症患者,但是他的智商卻比尋常人高出很多,而他的聰明只願意在遊戲世界裡展露出來。》小嬋接著說。

《嗯,我常聽過這樣的故事。》阿樺想起一個光搭直昇機繞個一圈就可以憑記憶把整個城市的每棟建築物相對位置清楚畫出。

《我大概在一年前遇見阿亮..那時的他還在一個叫做仙境什麼的遊戲裡,但是因為那遊戲裡的大部分玩家們正不斷破壞整個遊戲,讓阿亮病情越來越嚴重,最後因為換了遊戲,也因此遇到了你們,才讓病情好轉。》小嬋幫阿樺將茶斟滿。

《我和阿芙也有玩那個遊戲..而且..我們最後也..墮落了。》阿樺語氣充滿遺憾。

《但是沒想到下一個遊戲不久也同樣變質..阿亮這次再也受不了打擊,決定永遠離開遊戲世界..也永遠離開這個世界..》

《這太扯了吧,我不能理解..》阿芙看著小嬋,直搖頭。

《當然,一般人習慣結合多數人認為合理的事去建構自己理所當然的世界,這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但也是一種設限。》小娟說。

《阿亮和他所重視的遊戲世界,不是那些會用作弊手段破壞遊戲的人所能體認的。》小嬋接著說。

《當許多人認為自己在遊戲世界中可以做了一些壞事反正也不犯法的時候,卻忽略了其他人對遊戲世界的重視,其實也是殺害阿亮的兇手。》小娟握緊拳頭,眉頭微微皺著。

阿樺低下頭,桌底下的右手伸過去牽了阿芙的左手。

《那..為什麼要我們進到魔獸世界遊戲裡,還下了那可怕的詛咒。》阿芙問。

《你們現在還認為詛咒可怕嗎?》小娟反問,阿芙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遊戲中,阿樺的尋覓,阿芙的孤寂,最後和阿亮的生命結束比起來,是顯得多麼渺小。

《那..阿亮..會受到像許多宗教所說的那樣,為自殺付出一些代價嗎?》阿樺低著頭,聲音微微顫抖。

《當然..》小嬋用肯定的語氣。

阿樺抬起頭,不讓眼淚因為地心引力落下,阿芙用右手摀著嘴,並且咕噥著一些沒人能聽清楚的字句。

《但是並不像你常聽到的那樣,那些教條和二流想像力並沒有對一個真實的生命負責,有得只是嚇唬和制約。》小嬋繼續說明。

《那是..?》阿樺好奇的問,心中渴望聽到阿亮的靈魂能獲得平安。

小嬋和小娟同時看著阿樺,接著又看著阿芙。

《這就是我們請你們來的最主要原因。》小娟的眼裡,看得到一些喜悅,小嬋則是用誇張的笑容打破堆積的沉悶。

《我們?》阿樺和阿芙有默契的疑問句。

《沒錯,就是你們。》小嬋用手指著阿樺,繼續說:《讓我們找了好久,最適合當【領】的一對。》

《我們?》阿樺和阿芙又很有默契的同時將音調提高。

《就說沒錯是你們了,我可以繼續說下去嗎?別在你們我們的,很煩耶ˋˊ》小嬋假裝生氣的表情,讓阿樺想起莎莎。

《我和小娟要親自帶阿亮到【那個地方】,除了讓他承受一些因為自殺而要付出的代價,也要靠他的資質幫助我們完成一些計畫。》小嬋一口氣說完。

《他也變成領?》阿芙問。

《不是,只有凡體才能成為領,阿亮已經死了,他的靈魂也不可能回到原本軀體裡,但是因為他有成為【神尊】的資質,所以我們要好好利用他。》小娟回答。

《利用..?》阿樺欲言又止,而小娟當然知道他想什麼。

《嗯..我知道很多觀念還沒建立起來,會讓你們誤解一些事情,但是這個一時也說不清楚,等到你們成為領之後,自然而然會了解的。》小娟趕緊說明。

《所以..我們成為領,然後呢?》阿芙接著問。

《然後,要接替我們在凡間完成一些任務,而我和小娟會一邊教導你們一邊進行屬於我們的任務。》

《什麼任務?》阿樺總是習慣打破沙鍋問到底。

小嬋和小娟詭異笑著。

《現在不說,等你們變成領之後就會知道了,嘿嘿嘿..》小嬋俏皮的回答。

《記得,下個月農曆初二,你們把所有事情排開,因為需要一整天的【領化】過程,起先一些簡單的說明和儀式,接著你們的身體就要..和自己的靈魂暫時說再見了。》小娟把時間和一些準備交代清楚。

《啥?》阿樺聽到身體和靈魂分開,不敢相信的說:《那不就死了嗎?》

《相信我,當你習慣之後,會重新定義死這個字。》小嬋回答。

《好吧,今天就先這樣了,預祝你們當天領化順利喔^^》小娟接著說。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