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天空,張開了大大小小棉質畫布,讓整個城市的燈火揮灑斑斕。

一個追逐伴隨無聲的閃雷,只有動態視覺能力夠好的人,才能抓住此刻眨眼的瞬間,而看見一個嬌小身影劃過夜幕。

「站住!給我停下來ˋˊ」

飛躍了大半個台北城,就算是「領化」過的阿芙,也不免有點喘,讓一撲撲的紅暈拍上她白嫩的臉頰。


這其實應該是個普通到不行的夜晚。


阿芙前方是一團從核心發出幽幽銀光的球狀物體,由內而外不斷輻射出細細的氣體分子漫射著殘光,行徑方向看得出來是正對山上的文化大學。

「老天,可別往那裡跑呀..」阿芙皺起眉頭,似乎正擔心著什麼,然而動作不加遲疑,隨著球狀物體躍上台灣的特殊景觀,滿城的鐵皮屋頂上,繼續追趕著。

飛躍過天母住宅群,光球順著高壓電塔朝山上奔馳,阿芙不斷在相思樹梢和桂竹頂端藉著枝條的反彈力道省下一些力氣,但是看起來,光球離她距離是越來越遠了。

半夜一點鐘,他們終於爬上了文化大學,橘黃色的燈光像是一個一個安全錐直立在校園,詭譎的樹影隨著山風作出誇張的擺動,阿芙就怕追丟了那團光球,咬著牙也要緊跟在後。

來到一棟新建成的學校大樓樓頂上,光球不再移動,阿芙趕到的時候,那光球正在改變,由一顆球體不斷分裂成無數的球體,像是胚胎進行細胞分裂一樣,不多久,一個人形輪廓的物體形成,同樣發出銀色的光芒。

「完了,慢一步..」阿芙的汗從額頭上滲出,從背後拔出一把劍,離開皮鞘的劍身像是感應到阿芙跟前的物體,開始發出稀微的金屬共鳴。

「沒..見..過..妳..」那人形物體發出冷冷的音調,緩慢的說:「小..嬋..和..小..娟..呢?」

「她們..有事先回去【那裡】一趟,你..聽話,先跟我回去..」阿芙說話上氣不接下氣。


那人形模糊的臉上,似乎能見到一個睥睨的笑容。


「既..然..她..們..不..在..我..也..就..」人形物體緩緩舉起雙手,朝向阿芙,接著說:「該..回..家..了..」

「你可不能小看我ˋˊ」阿芙將雙手劍橫向於身前,擺出防禦姿勢。


「消..失..吧..猴..子..」


大樓屋頂在短短的瞬間被強光壟罩,時間短瞬的如同天上的無聲閃雷,很快的四周景物又被黑暗吞噬。


「道..?」


人形光體帶著驚訝的語氣,因為在他眼前出現一個更大的光球,球面看出是由某些物體繞著固定軸心卻不定軸向的軌道快速移動。

物體慢慢減緩速度,也可以漸漸分辨出那些移動中的物體是呈半透明的兩個卦,最後盡融入阿芙手上的劍身。

「少昊天尊,請跟我回去,阿芙知道您並不是壞人,只是想早一點回到思念的故鄉,但是這也要等到小嬋他們回來才能作主。」阿芙依舊保持原來防禦的姿勢。

「能..運..卦..之..人..一..定..不..是..猴..子..」

阿芙聽到好不氣惱,嘴上嘀咕:「你少昊的腦袋才像豬腦,不知所謂。」

「母..猴..子..我..還..想..確..定..一..下..妳..的..道..」

人形光體將右手筆直伸向到天空,掌面朝上,左手五指微張一樣掌面向上,兩手同時冒出和融入阿芙劍身一樣的卦,銀白色的光更加耀眼。

「媽呀..先天八卦..純度好高..我慘了..」阿芙劍身也冒出兩個卦,開始移動,由慢而快,不定軸向的軌跡形成包圍著阿芙的光球。



「雷!!」



人形光體的右手掌快速與左手掌拍合,一時之間發出轟雷巨響,讓文化大學一棟新建成的大樓玻璃帷幕應聲粉碎。





阿芙慢慢張開雙眼,看見身前站著全身白色布袍,身高約五呎餘,一副仙風道骨的老叟,純白無瑕的髮鬚隨風擺動,右手三指輕扣七星劍,左手劍指靠著劍身,右腳在前踏箭步,左腳在後踏弓步,但是更讓阿芙驚訝的是老叟身前的兩儀混元將雷卦的音波全部化解。

「小妹妹,沒事招惹西方金德天帝,你有上萬魂魄也會瞬間化為烏有,何苦呢?」白衣老叟的語氣就像家裡的長輩,充滿對待子孫那樣溫煦的關懷。

人型光體此時也同樣驚訝的傻傻站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位老神仙,我是剛剛領化不久的笨蛋,不小心將朋友託付的少昊天尊放出來,我想靠自己把他帶回去,可是..我想我是太高估自己了。」阿芙眼中泛起淚光。

「領,不是都該兩個人一起行動的嗎?你的同伴怎不見人?」白衣老叟顯露一些驚訝莫名的表情。

「老神仙..少昊天尊就是另一個領..他是我男朋友的本體元神..」

「什麼?!」白衣老叟更加激動,接著說:「是誰這麼大膽,讓少昊化入凡體,想毀滅世界不成。」

「這些我都不知道了,現在只想趕快將少昊天尊帶回去,不然阿樺他..」阿芙的眼框已經滲出晶瑩淚珠。

「我知道,妳男朋友也活不了了。」白衣老叟搖搖頭,接連嘆了幾聲:「算了,事情等那兩個傻丫頭回來,我再問清楚,先救你的男朋友吧」

那人型光體似乎清楚白衣老叟的身分,身體的亮光比先前更加刺眼。

「老..猴..子..好..久..不..見..」

「你終於記起我來了,金天,幾千年不見,怎麼越活個性越火爆,怎樣也貴為天帝等級,不能多修為一點嗎?」白衣老叟笑著說。

「活?..我..不..知..道..我..還..算..活..著..」人型光球雙臂左右伸展,雙掌又冒出不同形式的卦,同時說:「猴..子..真..愛..說..笑..」

「哈哈,拿我主人擅長的風卦對付我?你也有夠頑皮的。」白衣老叟將七星劍緩緩舞著,看不出有任何明顯的招式。

少昊臉上是一個輕鬆的笑容。



「風!!」



少昊將雙手向前靠合後,瞬間張開,白衣老叟先是感到身邊幾乎呈真空狀態,接著就是從前方急馳而來的強大風壓。



「天!!」白衣老叟的七星劍迅速比畫,將身前的空間一道道剖開,又下而上共劃出六道。

此時,巨大的風壓像是找到排放口,迅速的衝進那空間的裂縫,力道也漸漸趨緩。

「老..猴..子..」少昊一臉驚恐的表情。

「金天老弟,怎麼說過去這裡也被你當成家鄉,你還記得顓頊高陽嗎?和他在蓬萊一起生活的往事,你都忘記了?」白衣老叟將七星劍的劍尖輕輕碰觸大樓樓頂的地面。

「我..當..然..記..得..」少昊臉上多了一份哀悽,口中喃喃唸著:「陽..兒..他..現..在..不..知..在..何..方..」

「幽冥之地。」白衣老叟回答少昊的疑問。

「幽..冥..之..地..?」少昊抬頭望著白衣老叟:「老..猴..子..為..什..麼..陽..兒..會..在..幽..冥..之..地..?」

「你沉睡太久了,都不知道現在時局成了我們都無法想像的變化,但是你放心好了,顓頊現在好好的,他在大家都還在茫然無措時,把守護的力量慢慢凝聚起來..」白衣老叟以七星劍在地上劃著卦。

「守護力量..難不成他們又來侵犯你們的世界..」少昊眼睛張大,他也看到白衣老叟正在運一個卦。

當白衣老叟將七星劍提起,大樓頂樓第面被劃掛的部份成了閃耀碧藍光線的水道,阿芙在一旁驚訝的看著一個全裸人體從水裡升起,而那人正是阿芙的男友,阿樺。

「雖然我不知道嬋兒娟兒那兩丫頭為什麼要將你化入這凡體,但是畢竟他也接受了領化而成為一個領,他就有一個人間的任務需要完成,這必定是天機..金天老弟,看來你的責任還沒完了,先留下來吧。」白衣老叟全身散發出的能量,讓少昊和阿芙不由得暗自欽佩。

「老..猴..子....沒..想..到..你..竟..然..可..以..修..為..成..像..太..昊..伏..曦..一..樣..」少昊搖搖頭,繼續說:「你..自..己..保..重..別..真..的..學..你..主..人..了..」

少昊說完,頭朝天空閉上雙眼,身體像是方糖在水裡漸漸溶解,但那溶解出的細細分子緩慢的流入阿樺的身體裡。

像是有股力量輕柔的將阿樺的身體平躺在地面,阿芙很快的跑到他的身邊,緊張的用手觸碰心臟部位,確定出現心跳之後,高興流著淚水抬頭望著白衣老叟。

「老神仙,謝謝您,阿樺活了..」阿芙哭著說,語氣滿是感激。

「我不是老神仙,我只是隻猴子。」白衣老叟微笑說著:「趕快先帶妳男朋友回去,老猴子也該回去休息..對了,那兩個丫頭回來,叫她們來找我。」

「喔..我會跟小嬋和小娟說的,您老慢走..」阿芙說完,覺得自己是笨蛋。

看著白衣老叟帶著俏皮的笑容,一個踏步像流星般飛向紗帽山的方向。

「真的是阿呆..你看過神仙走路會跌倒的嗎?」阿樺張開眼,像是從未發生過什麼事,望著阿芙,滿眼都是愛意。

「你醒啦ˋˊ臭阿樺,很好,罵我阿呆..自己爬回去,可惡!!」阿芙說完,也一個箭步往山下飛去。

「自己回去就自己回..噫?我的衣服呢..」阿樺張大雙眼找了四週,發現阿芙並沒有留下任何一件衣服。






「阿芙!!!你是要凍死我呀!!!」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