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位於台北市西門町一條舊巷道裡的五樓公寓,是小嬋和小娟擁有的財產,目前也是四個領的居住之所,自從阿樺和阿芙領化後,為了安全理由,小嬋和小娟建議他們一同搬進公寓裡,便於互相照顧與學習領的技巧。


「千萬不要讓阿樺碰到五樓的那隻古代長矛喔。」


阿芙身穿著白色的合身皮衣褲,身材曼妙且婀娜多姿的在公寓四樓主廳學著小嬋誇張的口吻和動作,在阿樺面前手舞足蹈了半晌,阿樺穿著和阿芙同色幾乎同款造型的皮衣,靜靜的坐在大廳西方的虎形雕紋座椅,聽著領化後的本體元神--少昊天尊脫離自己凡體的來由,臉上卻還是幸福的表情。

「但是,那天晚上你就是怎麼叫都叫不聽,硬是甩開我從三樓一路奔向五樓,踢開那扇我怎麼都打不開的房門,一把握住那把長矛,接著..你就昏倒,我看到你身體裡的元神飛出去..我也就追出去了..」阿芙邊說邊嘟起嘴巴,眼框又泛出淚光。

「看來,我領化的過程那麼波折也是有理由的,原來你們都瞞著我,不跟我說取代我的本體元神的竟然是西方金德天帝--少昊天尊。」阿樺淡淡的說。

「對不起啦,因為小嬋說你的體質很奇怪,一般的神尊只要化入你的身體,不是排斥就是神尊魂體受損,總不能傷害那些神尊呀,你還沒看到呂洞賓他的慘狀,嚇死我了。」阿芙臉上多了幾份嬌媚的表情,讓阿樺猜想是否是因為她化入的神尊是九尾狐妲己所致。

「說到那隻長矛..到底是什麼來歷?」阿樺接著問。

「我也沒聽小嬋說過,只知道不是東方的古物。」阿芙回答著又想起小嬋交代過的事,接著說:「對了,小嬋說等你醒了之後,我們一起去四樓的藏書室,順便了解一下過去的歷史。」

「嗯..」

阿樺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也許是領化後還不習慣原屬於自己本體元神的位置,改由其他神尊填補,而本體元神被放置在另一個對應的空間,勉強解釋就像在玩遙控汽車。

公寓四樓左右兩側各有一室,上樓方向左側是客廳、廚房以及一些南北雜貨堆放的房間。右側進門是簡單擺設的神壇,有別於民間所見的廟宇道觀,這裡是完全不燒香的,而且也沒有神佛雕刻或是任何法器、令旗等,只是一張雕工華麗卻不落俗套,顏色厚重卻不暗沉的神桌,神桌上只放著兩個牌位,全用大篆字體陽刻著,左為伏羲太昊東方木德永生之位,右為女媧風裡希中原土德永生之位。其他的擺設佈置都以古代水墨畫為主,還有整齊的六張木質扶手座椅。

神壇大廳的後方就是由兩間房間打通而成的藏書室。

兩個人進入昏暗的藏書室,但是微弱光線卻不會造成閱讀上的障礙,一來是領的視覺不單純只是凡體眼球結構中藉由光線折射成像在視網膜,再由視覺神經傳導到腦部,就算毫無光線,領也可以用手指觸碰就能辨別文字、顏色等內容。

「阿樺..你來看這本【領略】,內容好白話,不像是古人寫的。」在阿芙拿起一本又一本最後都放棄閱讀的古文本,接著翻開一本書皮看起來最古老陳舊,但是內容文字卻是時下一般用語而薄薄一本書冊,直讓阿芙驚訝萬分。

「真的耶..」阿樺也對這一本【領略】產生莫大的好奇與興趣。



搖椅輕輕晃著,假日午後台北的喧囂在西門町應該更加吵雜,但是在這間公寓的範圍裡卻感受不到任何的噪音,鬧中取靜更突顯小嬋小娟兩姐妹大隱隱於市之極致。

阿樺端著兩杯飄浮著金桔,由杯底往上黃白漸層的水果茶,一杯放在搖椅旁的玻璃桌上,一杯遞給正在看著【領略】的阿芙。

阿芙將古卷交給阿樺,等阿樺坐定就將身體靠躺著對方的身上,兩隻手持著玻璃杯,讓阿樺的右手環過背後摟著自己,之後一起悠閒的看著書裡的內容。


《【領】的起緣來自【巫】,【巫】者,通鬼神之事,而就中文字形即可清楚知道,【巫】是利用兩個人的儀式,達成兩個空間的聯繫;而【領】則是【巫】的一種,但更加不為人知,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並非每一個凡體都能成為【巫】,而能成為【領】的凡體更是遠少於成為【巫】的數量。》


「你想,這會是小嬋或小娟寫的嗎?」阿芙轉頭問阿樺。

「可能吧,不然就是老神仙,若是這世上還有其他的領,也有可能是任何一個領寫的。」阿樺回答。


《起初【領】的能力,來自於化入凡體之得道本體元神的力量,這種力量是藉由【運卦】發揮出來,例如【天】代表空間、【澤】代表兩個空間的中介、【火】代表化合力、【雷】代表分子碰撞、【風】代表分子流動、【水】代表分子狀態、【山】代表化合物、【地】代表引力..》


第二段讓阿樺和阿芙更加疑惑這本看起來歷史最為久遠的古卷,用字是時下白話文之外,連內容都和現今科學用語無異。

「時光機器..」是阿樺腦中直覺的懷疑。


《然而經過證實,一般凡體的能量是無法同時操控兩個【天】或是兩個【地】等八個純卦,必須藉由兩個領化的凡體才能【運卦】,但是其他【混卦】則勉強可由一個領運出不到兩個領同時合運的一半力量。因此,【領】在進行任務時,必須兩兩成對以求最大之成效。》


第三段是阿芙已經知道的事,在阿樺還沒完全接受領化的那段時間,小嬋已經教導阿芙許多領的基本知識,包括幾個常用的【混掛】。

「我都還不懂運卦,而妳好像已經會的不少。」阿樺對阿芙擺出假哭的表情。

「也只會三種而已,【隨】用來追蹤或脫逃,【遯】用來防禦,【井】用來攻擊..但是我不敢用,怕怕的。」阿芙皺著眉頭,嘴巴嘟嘟的。

「哇!!我真想看妳運卦的樣子,一定很可愛^^」阿樺俏皮的用手捏阿芙兩頰。

「走開啦ˋˊ」


《【領】在人間的任務,主要是和擁有【守護力量】的【神尊】有關,無論是帶領、使覺醒、利用,有時候則需要抵抗或是禁錮或是毀滅..》


「毀滅..」阿樺知道,這應該包括和一些神尊作戰。


《而所謂【神尊】是一個統合的代名詞:凡體功能停止之後,或是經由【道】的作用分離出的精神分子聚合體,統稱為【神尊】。和【鬼】、【神】、【靈魂】是量體相同但意義不同的定義。》


這些觀念在阿樺和阿芙領化過程中,也都已經有所體認。


《【道】,簡而言之,在無限的空間中,擁有無可記數的生命,這些生命因為【地】而聚集,透過【火】、【雷】、【風】等運作,造成【水】、【山】、【澤】等現象,而共同存在於【天】之中。【領】即是遵從自然界的法則進行任務的凡體。》


《然而在【道】之外,是為數眾多的【念】,【念】本無善惡之分,但是卻有正反相逆的特點,於是有【念】去創造就有【念】要破壞,有【念】要穩定就有【念】要動亂,因此眾多的【天】彼此都會出現合作與對抗,一切都是【念】所致。》


《我們所處的【天】覺醒於磐古天神,經過數次的侵略與破壞,直到磐古天神形滅的最後一刻,無數的領和巫被侵略者毀滅或同化,我們的先人還是堅持對抗,而最近一次的大戰,我們終於摧毀了侵略者在東海與西海的兩個【天】,但是也讓【界】受到無比的災難,因此也導致凡體眾生和神尊們的疏離。》


「阿樺..我開始看不懂了。」阿芙把剩下的水果茶一次喝完,把頭埋在男友的胸口附近撒嬌。

「快看完了,在撐一下吧,我們的任務可能關係到我們的世界,若是有不懂的,等小嬋小娟回來再問清楚吧^^」阿樺用手輕撫阿芙的頭髮。


《我們的【天】有兩個集團,分別對抗著東海與西海兩個侵略者的【天】。》


《東部戰線由我、女媧、神農所組成的三個軍隊,往北擊敗共工收復幽冥之地,往南擊退麥諾斯和鑿齒聯軍,往東勸服句芒歸降,西方由蓐收坐鎮抵擋亞利安,最後在少昊、蚩尤、軒轅、祝融、顓頊的幫助之下,我們一舉擊敗名為【姆】的【天】。西部戰線是根據金星最後的遺言陳述:金星是少昊金天的父親,自願前往西部戰線幫助伊斯,伊斯又稱娥皇,是少昊金天的母親,金星和伊斯將少昊託付於我之後,和高盧巫團首領梅林、烏魯克、艾利督一起對抗西海的【天】據稱為【亞特蘭提斯】,雖然犧牲了金星和伊斯而摧毀了西海【天】,但是卻無法挽回西方逐漸被侵略者【雅洛因】的同化。》


「我的媽呀,這麼說那個宗教,是侵略者..」阿樺驚訝的大喊!!

「什麼?我不懂啦。」阿芙生氣的說。

「雅洛因,是最近一個新興教派,雖然他們宣稱人類是外星人複製技術下的產物,但是卻不被其他相同信仰的主流教派所認可,我想可能是擔心其他一些不能被公佈的事實會造成地球人不再受約束。」阿樺解釋。

「MY GODNESS!我真的一句都聽不懂..」阿芙對後面的敘述和阿樺的解釋有了因為無知造成的抗拒。

「嗯..你剛剛..說了雅洛因他們的信仰..呵呵。」阿樺諷刺的笑了一下,當然不是針對阿芙,而是針對歷史。

「真的看不下去了,先去煮飯,你最後再把結論告訴我囉^^」阿芙笑著親了阿樺的額頭,帶著空了的兩支杯子先行下樓。

「妳看哪一本書不會這樣,唉..」阿樺搖搖頭。


《雖然摧毀了東海和西海的【天】,侵略者的勢力還是遍佈在各個大陸,雖然我們知道在另一塊新生大陸上還能維持原有的【道】,若是我們也失敗了,遲早也會失去他們,於是我和女媧決定,利用我們繼承的磐古力量,和對【道】的微薄認知,封閉了【界】以及【天】的連絡,唯有【領】才能重新打開這條道路,在侵略者還未放棄侵略之前,後起的【領】們,堅定你們的【守護力量】,直到磐古之力再度覺醒。》


《文--太昊伏羲》
創作者介紹

Clarklike‧Radio

clarkli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